NuoShiHanFang

美容美发行业需要制度性保护消费者

发表时间:2017-12-05 00:00

西安的黄女士在一家美容美发店花了27万元文眉。技师说自己身上是有能量的,在她的手上文眉了,保家人、孩子健康,婚姻幸福。黄女士事后觉得受骗了,找到店里,工作人员说:“艺术品的东西是无法用这个衡量的。”

文眉被说成了艺术创作,没有办法用价格来衡量,这个说法,较真地讲,并非完全没有成立的可能。文眉一般不属于艺术品,各家的价格也不一样,街边化个妆几十块,但一线明星的化妆师就会高很多,更何况沾上开运之类的说法,价格就更没有一个固定标准。不管是开运、算命、烧天价头香,都有很贵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达,就没有太大问题。市场经济,自由定价的原则不能轻易放弃。不能说烧完天价头香,觉得不值,就叫物价部门来管一管。再比如,艺术品的价格也是没有固定标准的,有时候可以拍到天价,但价格回落呢?后悔了,也不能叫物价部门来管一管。

不过,即便如此,黄女士维权的理由仍然是充分的。

去过中高档美容美发店的消费者都知道,在接受服务时,工作人员、技师会不断推销,从会员资格、充值到各种美容美发项目。很多人在这种状态下进行了明显不符合自身收入甚至不符合常识的消费。这种新闻很多,长沙一位女士做了个发型,不过花了15分钟,刷卡时竟然刷了3.8万多元。浦东一个小伙子本想花68元剪头发,没想到在一系列“建议”下先后支付了50408元。杭州一位女士,本来去理发,结果稀里糊涂花了23万元,其中有20万元还是借的。在这些巨额消费之下,更多的是那些糊里糊涂花了几千块、1万多元充值、消费的人。

黄女士自己也说:“我现在想想完全是被骗的状态”。问题的关键就在“状态”二字。

消费者在美容美发店接受服务,是一种什么状态?全身不能动,是一种被动的身体姿态。在通常的消费场合中,遇到推销游说,自己走开就行,但在这种姿态下不可能走开,再加上毕竟在接受技师服务,也不好断然拒绝,这就使得推销可以持续进行。与此同时,这种身体姿态是一种完全不防备的状态,虽然事实上没有安全威胁,但亿万年进化的本能仍然使得人心理上处于一种紧张不适无助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就特别容易答应。更何况推销都是建立在高度专业的消费者研究、经验与专业话术的基础上,一般人很难识别和抵御。在这种场域之下,社会经验足、性格强一点的人还能周旋、抵御一下,而那些性格稍微软一些或者没有社会经验的人,往往就掉入消费陷阱。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状态下并不适合做出理性的高额度的消费判断,换言之,这不是真实意思的表达。在民法理论和合同法理论中,普遍的观点认为合同有效需要具备三个条件或者四个条件,即合同当事人具有订约能力、当事人的意思表示真实、合同内容合法以及合同形式合法。那么,既然真实意思表达程度可疑,那么据此签订的合同自然也就未必有效。

禁止推销是不现实的,但是可以采取一系列制度性的办法来帮助消费者表达真实的意思,不管是办会员还是充值、消费,一旦超过一定金额,比如3万元,就要遵循这个制度来进行。这种办法的目的是帮助消费者摆脱那种“状态”与场域,在另一个相对理性、平等的状态下做决定。比如,像保险那样设立一个缓冲期,缓冲期之后才能提供服务;或者规定,订立合同之后1天才能付费消费,只要把消费者从那种姿态、场域下解放出来,这类新闻自然就会消失。即便政府相关部门不能直接制定这个制度,美发美容的行业协会也可以来做这个事情。



分享到:
NuoShiHanFang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联系邮箱:support@qmsws.com